Slider

關於何斐然教練

在有歷史記載以前,犬隻已經是人類日常生活的一部份。時至今日,從打獵、畜牧、護衛、看守、偵緝、搜索、導盲等各種工作,我們都離不開犬隻的協助。狗,的確是人類最好的朋友。

我自幼便對動物有濃厚的興趣,尤其是犬類,因為小時候總覺得狗最有靈性,能夠明白人的意思,而且富有感情,在日常生活中又常能接觸到,所以一直都渴望能有機會飼養。直至我大約在7歲時,家父終於讓我如願得償,帶我到香港當時的防止謔畜會領養了一頭德國牧羊幼犬,我命名牠為“黑仔”。但由於當時我父母對養犬缺乏經驗,小狗養了沒兩天他們便發現當中的責任重大而恐怕照料不周,很快便把黑仔送回原來領養的地方。小孩子對這些事情的印象特別深刻,也可能因為這件事,令我對養犬念念不忘。由於童年無法養狗,所以我只能飼養其他小動物,養兔、養鳥、養魚、養龜、養蛇、養蜥蜴、養青蛙、養蜘蛛、養蠍子,而且養得一屋都是,讓我爸媽煩惱不堪。由於我對動物的興趣,在我16歲時,父母讓我離開香港到澳洲升讀中學,本來雙親給我寄以厚望想我考進獸醫學院,只是中學時期的我反叛頑皮,天天只顧胡鬧闖禍,而且爸媽已在7000多公里以外還有誰能管得了我?以前在香港不許幹的事情這時終於可以大幹一場,第一件不許幹的事就是打拳,因為我在13至15歲時因為在香港學習了跆拳道經常在學校打架,所以我爸嚴禁我再學拳。如今來到澳洲等於終極大解放,不學才怪,一到澳洲後第一個任務便是找尋拳館拜師學武,天天沉迷於打拳,而且中國武術西洋技擊各門各派都學,一於來個中西合壁,那有心機讀書。中學畢業時拿着平平無奇的學分想讀獸醫當然無望,只能選讀大學生物化學,希望一年後再轉進獸醫學院。

生物化學讀的是不同有機份子的化學結構、不同元素的特質、計算化學公式,天天都要穿着一件大白長袍戴着像蒼蠅眼睛般的保護眼鏡躲在實驗室中,對着一群書呆子悶都悶死了,結果我又是玩了一年,成績表出來後當然又是被爸媽在電話中教訓了一頓。

由於我喜歡動物但又不喜歡讀化學,讀獸醫的想法還是算了罷,我在20歲時轉到了以生物研究著名的La Trobe University樂卓博大學修讀生物學,直至這時我才開始對上學的興趣稍為增加,因為生物學的各個科目非常多課外實習,課程比較互動活性,而選讀的學生種類繁多,有熱血環保份子、響往自由和平的嘻皮士、未來的潛能科學家、與上課時總是坐在最後一排的百厭搞鬼份子(我便是其一)。生物學課程鼓勵同學多在校外爭取與學科有關的實習機會,在入學後第二年我進入了一家著名的競賽馬房當了一年馬僮,因為當時我就住在世界有名的Caulfield Racecourse考菲爾德賽馬場附近。我靈機一觸,想到不如跑去問問那裡的練馬師能否讓我當實習生,反正訓養馬匹跟我修讀的生物學也算能拉得上關系。由於我對馬匹一竅不通,不可能一開口便要求練馬師請我為正式受薪顧員,所以我便提議為練馬師打免費工,他教我如何料理馬匹便行。練馬師見我是大學生,而且態度積極,一口便答應了,讓我第二天就可以上班,並交待其他馬伕及策騎員把我照顧好。馬喜歡清涼通爽的天氣,不喜歡熱,所以訓練馬匹都是在清晨太陽未出來時便開始,又叫晨操,每朝4點準時開工。從事任何有關動物的管理行業,第一步通常都離不開最厭惡的工作:執拾糞便,然後便是鋪設馬廄、餵水、餵糧,大部份都是又骯髒又辛苦的體力勞動。經過幾天的接觸後,馬房的長輩看到我已學會了最基本的打掃功夫,便開始教我如何替馬匹洗澡、梳毛、清蹄、觀察馬匹健康狀況、及帶領馬匹散步等。這樣過了兩周,我由一個本來對馬匹完全沒有認識的人,變為了一個對馬匹略懂皮毛的馬房助理。我看見馬房各前輩其實每天的工作都非常繁忙,而願意天天大清早跑到馬房以拾馬糞為職業的人又不多,於是便打蛇隨棍上,跟練馬師說:「老大,我這兩周剛學會了馬房的基本運作,總算能幫上點小忙,你們又欠缺適合的幫手,不如就把我留下當正式顧員吧。」練馬師見我學習挺快的,又是一口答應了。接着的一年,我一邊上大學一邊在馬場實習,跟隨練馬師學習料理競賽馬匹,在課餘工餘時也找教練學習騎馬,接着自己也養了一匹美洲奎特馬。這是我人生中第一份正式的職業,我也是在這時期開始再次飼養犬隻,那時大概是1999年。

我在馬房實習時,練馬師養了一頭都柏文,每天在馬房跑來跑去。那段時間我剛搬離一友人家開始獨個兒居住,這位同住的友人和之前我在中學時期的監護人都有養狗,但養的都是不太聽話而且又不太好看的混種家庭犬。既然他們家已經養了狗,我不境是寄人籬下,自然不太方便提出再養一頭狗,加上我每週都花很多時間在打拳,對養狗一事沒想太多。大學時代搬了出來一個人住自由自在,想做什麼便做什麼,一個人一間屋自己的話說了算,那時候我對養犬的概念才再次復燃。適逢我有一位拳館的師兄弟養了一頭阿拉斯加跟西伯利亞雪橇的混種犬,樣子長得像一頭雪狼一樣帥氣漂亮極了。當時我對純種犬一點常識也沒有,覺得這種狗長得像狼一樣肯定是好狗,於是便查閱澳洲墨爾本當地的分類廣告報紙,找到一位專門繁殖阿拉斯加雪橇犬的繁殖人,打過電話溝通好後,馬上便一個人開幾個小時車去到維多利亞省的另一個小鎮買狗去。這繁殖人是一位中年女士,住在一個小農莊飼養了十來頭阿拉斯加雪橇犬,環境不錯,狗也長得健康漂亮,不過出讓的犬隻只有一頭約三個月大的幼犬,雖然年紀還小,可是這小狗的個子大得很,估計那時起碼已有20多公斤,樣子長得肥頭大耳傻呼呼挺趣怪的,我便買了這頭阿拉斯加雪橇幼犬回家,命名Dieselnoi(一位著名的泰國拳王狄西連,綽號“通天膝”,成名於70、80年代,曾是泰拳最高榮譽倫披尼體育館的金腰帶冠軍,所向無敵的猛將)。

這樣,我每天清晨4時前便帶上Dieselnoi到馬房當實習生。從初期養犬開始,我便意識到訓練的重要性,而且犬主必須一手一腳教育自己的狗,這樣才可以訓練得聽話服從。所以我便查看商業電話簿找了廣告登得最大的一家私人訓犬公司,報讀了一個五堂的訓犬課程,每一、兩周他們便會派一位指定的導師來我家教我如何訓練我的Dieselnoi。這便是我訓犬生涯的開始,當時我大約22歲。訓犬學校派來了一位年青的女訓犬師,我什麼也不懂,以為她說的所有訓犬概念都是真理。這訓犬學校教的是最守舊最低效益的訓犬方法,基本上就是讓狗套上鏈環後用強硬的手段令牠屈服,而且拒絕使用任何配合食物或玩具的獎賞式系統,他們的理由是狗必須無條件地服從於主人,利用獎賞訓練是作弊賄賂的方法,令狗只會為了獎賞而工作,不會為了主人而工作。我按照這位女訓犬師的方法訓練了四堂後,感覺不太好,發覺Dieselnoi對我表現缺乏信心,於是我便放棄了她的教法,改用食物誘導,效果明顯地勝於她教我那一套。在最後一堂,我告訴她我現在改用食物誘導訓練,然後示範Dieselnoi的進度,她亦認為我的方法效果是明顯的比那老一套有效。由於我對這家訓犬學校的系統不太認同,所以沒有進一步參加他們的其他課程。

當Dieselnoi長到差不多大半歲時,牠的耳朵仍然是軟軟地垂着的,剛好我又有一位拳館師兄弟,在閒談之下發現他媽媽是雪橇犬的選美裁判,我便帶Dieselnoi給她看。經過了解後,我才知道Dieselnoi的耳朵太軟是無法立起的,而且亦因為沒有犬業組織發出的血統書,所以不能參加澳洲犬業協會的賽事。我打電話給Dieselnoi的繁殖人,問她可否換一頭幼犬給我,她雖然不太願意,但最終也答應了。於是我和一友人又開幾小時車去到繁殖人的小農莊。繁殖人告訴我可以換一頭Dieselnoi的表弟,這幼犬也是差不多三個月大,而且耳朵已經立起來,我便把Dieselnoi還給繁殖人換了這一頭,取名Armand(荷理活的一位性格演員Armand Assante)。

Armand跟Dieselnoi的外型與性格是兩個極端,Dieselnoi體大骨粗,毛色灰白,長得笨頭笨腦但個性友好善良,經常跑到對面馬房去偷吃人家餵貓的食糧。由於牠老是到處遊蕩,馬場中大部份的馬房也認識牠。Armand的骨架較小但動作比較矯健,毛色黑白,長得比較機靈但個性膽怯猶疑,雙眼周邊剛巧圍着一片黑毛,就像一個戴上眼罩的小偷一樣。養過這兩頭犬後,我發覺阿拉斯加雪橇犬不太適合我,我希望養的犬種必須勇敢、聰明、動力大、受訓能力高、而且能夠訓練咬捕項目。當Armand一歲多時,我將牠送給了我一位也有養狗的朋友。

在拳館中我有一位大師兄Donnie當尼,除了教我打泰拳外自己也是澳洲泰拳冠軍,拳壇男孩多喜惡犬,當尼以前在紐西蘭是養比特鬥牛㹴的,而且對這個犬種認識很深,不斷跟我說比特鬥牛㹴是最聰明最勇敢動力最強的犬種。由於我之前養雪橇犬時有點衝動,選犬前沒有考慮清楚,不境自己對狗一點常識也沒有,所以如果再養的話,這次必須做好充份的研究和準備才再開始養,不然老是把狗送人對狗也不好。於是我買了一大堆有關犬學的書籍,當中有關於比特鬥牛㹴的、有關於犬隻訓練的,但對我一生中有着最重大影響的犬學書籍,是已故美國訓犬師:Susan Barwig蘇珊.柏慧女士在1978年著的Schutzhund: Theory and Training Methods《護衛犬賽:理論與訓練方法》。我小時候曾經在電視上看過訓犬師戴上臂靶教狗咬捕的片段,也聽過狗有護衛的訓練,我在跟隨之前那位女訓犬師學習時,也問過她懂不懂咬捕訓練,可是她不懂,也不知道在那裡可以接觸。這是我一直都很渴望學習的科目,一頭全能的工作犬,訓練至絕對服從,叫咬就咬,叫放就放,多麼有型帥氣的一回事呵!蘇珊.柏慧女士寫的這本書就是我的答案,我拿起這本書以後,才知道原來世界上有一項這麼緊張刺激的運動叫Schutzhund護衛犬賽,從此這就是我的人生目標,這就是我以後要做的事情,Schutzhund!我把這本書從頭讀到尾,當中介紹了什麼是護衛犬賽、選犬的要求、追蹤、服從、和護衛的基本訓練方法。

護衛犬賽把我深深的吸引着了,那段時期我已經完成了在馬房一年的實習,如常繼續大學課程,課餘時間便在拳館兼職泰拳教練,我在1999年已經上過擂臺,一戰一勝。泰拳是有益身心的運動,不過準備擂台競技前的訓練比犬賽還要艱苦百倍,而且付出與收穫不成正比,打業餘跟打職業所投放的時間精力相差無幾,試問這世界又有多少個阿里、泰臣、和李小龍,能夠單憑拳頭與毅力打出自己天下呢?擂台比拼前,除了需要長期的嚴格訓練外,拳手臨場的心理狀態同樣重要。拳腳無情,一上擂台,雙方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將對方狠狠擊倒,加上幾千觀眾現場吶喊,拳手的賭注就是榮譽與健康,一但失手後果嚴重,所以上台一刻緊張是必然的。跨過繩牆踏上擂台的一剎那是我畢生難忘,當時只看到繩牆四角的射燈像太陽一樣刺眼強烈,全場肅靜,焦點都在自己身上,感覺好像靈魂都已被台下拳迷徹底看穿,表現的是最真實最坦蕩蕩的自我,那一刻是最緊張最迷幻的。幾時緊張的心情才開始平伏?就是雙方首次拳腳交接的一瞬間,那時已經再沒有時間讓你緊張,只是由本能帶領,將從前在拳館重復練習過幾百遍幾千遍的技術以條件反射進行。亦由於我有過擂台決戰的經驗,令我在以後的犬賽中能夠有效地掌握情緒。畢竟,犬賽就算比輸最多也只是丟臉被人笑,拳賽如果比輸除了丟臉外更會將健康賠上,注碼有很大的分別,還是玩狗舒服。練過拳術對訓犬有很大幫助的,體能、力量、速度、反應、膽識、靈活性,手到拿來,尤其當靶手時更加能直接體現出來。所以拳術訓練和擂台比拼絕對能提升犬賽選手的生理及心理水平。年輕時狂野過,任性過,放縱過,威過嬴過,此生無悔也。就是訓練工作犬讓我終於清晰地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標,之後我便修心養性,向理想進發,一直到現在方向目標仍沒變過。

雖然當時我在墨爾本找不到護衛犬的訓練學校,但細心打聽後我找到兩位專門訓養比特鬥牛㹴的繁殖人,與其中一位比較年青的特別投契,而且他的比特鬥牛㹴血統全部都是我在書中了解過,非常優秀的血統,所以我便在他處訂了一頭小公犬。由於我是第一個預訂的買家,繁殖人給我頭挑,但因為之後的買家希望小狗在6周大時便抱回家,繁殖人讓我在小狗約5周大時先到他家挑選我喜歡的幼犬。

在這次挑選幼犬前,我已經看過了蘇珊.柏慧女士的著作,與好幾本深入介紹比特鬥牛㹴的書,自己亦累積了一點皮毛的養犬訓犬經驗,不再像買Dieselnoi那時一樣任何養狗常識也沒有。我來到繁殖人的家,按照柏慧女士書中描述的方法測試窩中的幼犬,用毛巾誘導牠們噬咬觀察其捕獵動力,在牠們咬捕期間拍打旁邊的木板觀察其自信心。在幾頭小狗當中,其中有一頭火紅色的小公犬特別勇猛果斷,牠從皮毛、趾甲、鼻子,全都是赤色的,我挑選了牠,命名霹靂火(水滸傳中,手執狼牙棒的天猛星霹靂火秦明)。在牠6周大時,我再到繁殖人處抱牠回家。

霹靂火跟Dieselnoi與Armand的成長過程截然不同,因為當時我已看過不少訓養工作犬的書籍,加上大學的教育讓我習慣記錄研究的進度,我開始每天寫下訓養霹靂火的一切細節,人狗形影不離,連睡覺也是睡在一起。這頭狗性格穩定自信、聰明敏銳、而且對人友善討好,我每天放學後帶着牠到拳館練習或執教,霹靂火成為了拳館中的吉祥物。我按照柏慧女士書中的方法訓練牠,並且參加了一家以正面強化為基礎的訓犬學校,以食物誘導為基礎訓練霹靂火各種服從動作,效果快速顯著。接觸不同的犬友多了,自然也令自己在這圈中的人脈擴大,終於,我找到了另一位專門教Schutzhund護衛犬運動的訓練師Mark Murray馬克.麥雷,這對我來說簡直就是哥倫布發現了新大陸一樣!

我剛開始學習護衛犬運動時,是單對單地跟隨馬克上課的,馬克曾經參加過不同類型的犬賽,自己亦是護衛犬賽的合格靶手,對訓練工作犬與競技犬非常有經驗,他是我在護衛犬運動的啟蒙老師。馬克養了一頭黃狗,這黃狗驟眼看來其貌不揚,被馬克命令逗留在訓犬學校的櫃台後面,這狗非常活躍好動,而且反應快,好奇心強,在高臺後面不斷彈起身探頭出來看。我問馬克這是什麼狗,他告訴我這是Malinois馬令華犬。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親眼看到馬令華犬,之前在柏慧女士的書中見過圖片,這是比利時牧羊犬的短毛品種,原來是長成這個樣子的,跟澳洲的野狗Dingo丁格犬差不多。我們在上課時,馬克教我如何以咬麻棒遊戲發展霹靂火的捕獵動力,示範完後我便按照他教我的方法自己練習,他在旁邊忙別的事情。當我跟霹靂火正在全神灌注練習咬麻棒時,我眼角突然看到身邊一道黃色的影子飛快地擦身而過,我聽到馬克猛喝一聲,我往我身上望一望,脅側肋骨位置一小遍已經在滲血,原來黃狗看到我跟霹靂火玩耍時以為我在逗牠,所以一躍而起跳過櫃台衝過來咬我,由於馬克及時把牠喝止,所以我只是受了很小的皮外傷,但已足夠令馬克焦急非常,立即幫我用消毒藥水洗擦脅側傷口。我當時第一句話說的是:「嘩,勁!我也要一頭像你這樣的黃狗!」

我與馬令華犬的接觸可算是不打不相識,一咬即合。我每週都會到馬克的學校學習訓練我的霹靂火。大家相識的時間長了,馬克也對我特別信任,我想學什麼他都教我,每週他都有特定的時間教授咬捕項目,帶着狗來咬的人也不少,有希望把狗訓練成看家護主的普通平民、有希望把狗訓練作看守輕型卡車的修路工人、有拖着惡狗大搖大擺的街頭混混、亦有訓練巡邏警犬的警察。一般同學都只是來讓自己的狗咬,我除了讓霹靂火練咬以外,看到馬克當靶手自己也手癢癢,問他可否教我當當靶手試試被狗咬是什麼感覺的。一般人都怕被狗咬,雖然靶手都是穿戴好適當的保護衣物不會被狗傷到,但面對一頭惡狗猛然向着自己肆無忌憚地攻擊,大部份犬主依然是不太情願的。對於教練與其他同學來說,多一個靶手自願被狗咬當然是好事,所以馬克很樂意教我,而其他同學也非常樂意讓我當他們犬兒的「人肉沙包」。

我跟隨馬克學習了大約一年,他教了我不少訓犬的基本技術,後來因為他要搬家,離開墨爾本定居到另一個城市,所以我不能繼續跟他學習。在離開之前,馬克介紹了他的馬令華繁殖人Danny Jagodic丹尼.也高狄讓我認識。那時候我已認識了好幾位護衛犬賽的訓犬師與訓練俱樂部,並希望日後能夠參加護衛犬賽,在賽場上考驗自己的訓犬能力。經過了解後,我得知當時的澳洲護衛犬聯盟AUS只接受有指定犬業組織認可血統書的純種工作犬,不接受比特鬥牛㹴的參與。於是我便聯絡了丹尼,並向他預定了計劃在2002年6月出生的一窩幼犬,準備挑選一頭作為護衛犬賽之用。馬令華一向在工作犬壇都有犬中法拉利的美譽,意味着這個犬種的速度、反應、動力、與威望,而且一般訓犬師都相信若能把馬令華有效駕馭成功地訓練出來,那指導手應該已掌握了一定程度的訓犬功夫,是技術上的一種肯定。丹尼當時已是澳洲繁殖工作血統馬令華最成功的犬舍,我對這窩幼犬萬分期待,當牠們大約6、7周大時,我便到丹尼家挑選,來選犬的還有幾位對訓養工作犬有經驗的前輩。這窩幼犬數量不少,而且隻隻生猛活躍,對我這個經驗尚淺的新手來說花多眼亂,我聽取了丹尼的意見,選擇了他最中意的一頭小公犬,血統書名字Schwarchund Marko,但我替牠另取花名Corvette魔鬼魚 (美國雪佛蘭車廠在60至80年代製造的科爾維特魔鬼魚系列超級跑車Chevrolet Corvette Stingray)。

魔鬼魚是我人生中第一頭馬令華,也是我第一頭護衛犬賽的競技犬,在魔鬼魚的頭九個月中,我主要跟牠的繁殖人丹尼學習訓練。當時我們大約每週訓練一次,丹尼主要教我服從和咬捕,亦讓我當靶手訓練他的犬隻。丹尼繁殖的馬令華數量不少,給予了我很多練習的時間,並把幾頭他繁殖的犬隻給我帶回家訓練,讓我有機會賺取課餘的零用錢。由於我跟丹尼家距離較遠,每次我去他處訓練來回車程都差不多3小時。訓練至魔鬼魚差不多九個月大時,丹尼推薦我去一個離我家較近的訓犬組織Total Canine Sporting Club全能犬賽俱樂部,繼續我的訓犬學徒生涯。

全能犬賽俱樂部由兩位經驗非常豐富的職業訓犬師擔任總教練,分別為Kris Kotsopoulos克理斯.高曹甫璐詩,與Jim Tokis占美.道格斯。其實我跟這兩位訓犬師在一年前已經認識,因為克理斯的犬舍專門繁殖工作血統的德國牧羊犬和都柏文,我早已拜訪過,兩位亦與丹尼相識多年,關系密切,但是他們的俱樂部入門要求甚高,通常只接納訓犬老手,之前我的經驗尚淺未獲考慮。一年後得到丹尼推薦,而且這時我的訓犬經驗已比之前累積多了,經過全能會各員老的面試與審核,我終於獲得接受成為其中一員,我當然喜出望外。全能會每週訓練兩天,訓練理念創新彈性,思想開通容易接受有建設性的新概念,教練注重因材施教發展個人感悟,讓會員從自我啟發中學習。克理斯及占美住處與我很近,大家都是住在墨爾本城北部的市郊,除了平時的訓練聚會外,由於我對犬學的狂熱,經常都黏着他們問這問那。進了全能會後不久,占美感覺到我對訓犬的熱情就像他和克理斯年青時一樣瘋狂,便鼓勵克理斯將我單獨栽培,除俱樂部每週的訓練外,克理斯亦開始每天獨立教我如何訓練魔鬼魚的追蹤、服從、及護衛,令我的訓犬技術在一年內突飛猛進。

2003年,我大學畢業,隨着克理斯與占美的教育和鼓勵,我在完成了生物學的學位以後很順理成章地當上了職業訓犬師。我當時的業務主要環繞教育客戶訓練家庭犬隻的基本服從及看家護主的保安工作。同年我亦開始帶領魔鬼魚參加在澳洲各省舉辦的護衛犬賽。初時我對賽制還未摸索清楚,而且亦因我欠缺耐性,在犬隻未曾完全準備好時就讓牠出賽,頭幾場賽事都是逢二進一或逢三進二,就是每兩、三場審核中總會有一場因為某方面的訓練準備不足而導至追蹤、服從、或護衛其中一個環節不合格。當我掌握好遊戲規則後,情況便開始扭轉,我由一個屢敗屢戰的新手漸漸成為一個在賽事中經常奪冠的新秀,而且我的對手大部份都是在這運動中有幾十年經驗的老將。在2004年的4月4日、2004年的9月26日、2004年的10月31日、和2005年的1月29日,我與魔鬼魚成功考獲我們的BH、IPO1、IPO2、與IPO3護衛犬三級名銜。我總算沒有辜負我幾位恩師的心血及栽培,終於學滿了師,成功把我的第一頭競技犬訓練至護衛犬賽的最高名銜。慢慢地,之前在其他俱樂部曾經看不起我的犬賽老將都對我的態度有所改變,並邀請我跟他們一起訓練,我逐漸贏得他們的信任與尊重。

2005年是我人生一個非常重要的轉捩點,因為這一年充滿變數及機會,是極之精彩異常的一年。在2005年初,澳洲昆士蘭省的一個俱樂部邀請了曾經兩度奪得護衛犬賽世界冠軍的日本名師Haruo Masuda益田晴夫到來執教講學,我與克理斯和占美慕名飛到黃金海岸聽課。晴夫君為人熱誠慷慨,看到我也是一個工作犬狂並且同是亞洲人,對我特別照顧提攜,凡事有問必答,幾天的相處我們已經一見如故。晴夫君對我說,我若要認真地追求工作犬的訓養技藝,必須放眼歐洲。我問晴夫君我應該以歐洲那個國家為目的地,他告訴我比利時,因為比利時是天下訓犬第一王國,比利時人對動物的訓練與繁殖擁有着極為優秀的感覺與智慧,無論在純種犬、馬術、與賽鴿的選、種、養、訓方面,比利時都是世界之冠。區區一個一千多萬人口,三萬平方公里的小國,已能成為歐洲的一個文化、商業、與政治的重要中心,比利時人有其卓越優秀之處。晴夫君亦曾經花過很多時間在比利時跟隨當地的名師學習,我深深地記着了他的話。克理斯與占美在多年前亦到過比利時拜訪當地的訓犬高手,他們也告訴過我比利時人對訓犬的觸覺確實是靈巧敏銳,獨一無二,非常認同晴夫君的看法。

回到墨爾本後,在一次訓犬聚會的閒談中,我一位在別處俱樂部訓練的前輩又對我提起同一番話,告訴我應該追隨自己的夢想。於是我便立定決心,希望為了我的訓犬事業闖蕩歐洲,其實我在較早前已透過不同途徑聯絡了很多歐洲的訓犬師與繁殖人。由於歐洲是世界訓犬高手雲集之地,一般犬舍如果需要聘請訓犬師、指導手、甚至最基層的剷狗糞小孩,只需開口,隨便就能在歐洲本地請到土生土長的適合幫手,可能就連一個剷狗糞的小孩玩狗的年資也比我長。不是單憑我一句「我願意免費幫你剷狗屎」就會有歐洲犬舍請我為員工,人家還需對我包吃包住包辦居留,所以我初時這種一廂情願的想法很快便被證實並非可行,幻想是美麗的,現實是殘酷的。

經過一段時間聯絡了歐洲各大犬舍,結果都是吃閉門羹,甚至人家連回信也懶得回,我知道單靠這種幼稚的所謂真誠,像電影橋段般跪在人家門口三日三夜去打動人要拜人為師的想法,在現實生活中是不切實際的,因為我即使跪人三日三夜,人家也不會因此而長高半寸。這個世界是講供求和雙贏的,如果我要到歐洲謀求發展,必須以實力去證明自己,令當地的犬舍覺得請我比請一個普通的歐洲小孩有利,第一,我必須在澳洲的犬賽中拿到更具說服力的成績、第二,我必須擴闊自己在國際犬壇的網絡、第三,我必須增加我的從商經驗、第四,我必須從我的訓犬業務賺到一筆錢,讓我在歐洲初期就算未能找到工作,都能夠維持一段日子。

目標明確後必須付以實行,首先,我除了繼續經營原有的訓犬業務以外,亦到了一家銷售公司面試見工,以從事推銷員工作為副業。這樣一來可以增加我每月的收入和儲蓄,二來大學的課程從來未教過我怎麼以訓犬賺錢謀生,銷售公司的訓練可以教育我不同的經商理念與銷售方法,有助我發展自己的訓犬業務。對我來說,加入銷售行業就等於有人貼錢教我銷售理念,有錢賺還能學習特別技能,當然要做,而且要努力的做,拼命的做!這家銷售公司其中一項推銷產品是手提電話,一星期上班五天半,工作時間是中午12時至傍晚6、7時,我將訓犬業務安排在推銷工作之前或之後進行,並無影響。推銷工作有如軍訓一樣,每天中午時間我們先回到在墨爾本市中心的辦公室進行一小時的硬式推銷訓練,由我們公司的老闆Maverick馬法力制定當天的銷售計劃與訓練重點,然後我們同事之間互相對練,把當天所需的銷售策略及氣勢洶洶的銷售情緒銘印進腦海當中。我們每天大約在中午1時離開辦公室,出動到當天的銷售地區,然後像軍事行動一樣逐條街逐家逐戶地拍人門去推銷手提電話。在我上班的第一天,我的指導師Vijay偉齊簡單地介紹一下我們售賣的電話後,便直接帶我到銷售的區域。偉齊是一位印度青年,當時跟我一樣也是20多歲,個子高瘦斯文,帶着金絲眼鏡留着短齊的鬍子,樣子精明眼光銳利。他帶着我一下車便隨便找了幾家人敲門進行推銷,雖然這幾家人都沒有買我們的產品,但由於偉齊的推銷技巧圓滑高明,充滿自信而且散發着過人的魅力,客戶對他的態度都是禮貌信任並帶有好感。我看得出這是一位優秀的推銷員,我必須好好跟他學習。偉齊在示範過後跟我說:「你今天的訓練會從最難的一關開始,我不需要你賣出任何電話,我只需要你逐家逐戶的拍人門,隨便說一下產品名字然後讓人家拒絕你,拒絕你的人愈多愈好。如果你能夠過了今天而意志還未被打沉的,明天我開始教你真正的推銷技巧。」於是我便按照偉齊說的辦,到了傍晚收工時果然一個電話都沒賣出,遭到各式各樣的拒絕一大堆,感覺這份工作比鏟最髒的狗糞還要厭惡,但我來之目的就是要學習銷售,所以必須堅持繼續。

拍門直銷是最基層、最辛苦、最直接、亦是最具磨練性的銷售方式,因為這樣逐家逐戶面對面地去拍陌生人門銷售產品,通常會遭到人看不起和白眼,很多時一表明來意後人家便會立即摔門甚至惡言相向謾罵不絕,逐家逐戶拍門的銷售員總是讓人厭惡的。每天日曬雨淋笑面迎人,換來的是不斷被人家拒絕羞辱。要成為一個成功的銷售員,第一步必須把臉皮練厚,要做到膽大、心細、不要臉、百毒不侵、屢敗屢戰。銷售員策略的對與錯,會即時從客戶的態度和成交率直接反映。我上班的這家銷售公司以承辦制經營業務,例如某家手提電話的生產商找它進行銷受工作,公司就訓練我們逐家逐戶拍門去賣這生產商的電話,但在合約上我們是銷售公司的下一層承辦方而並非其員工,所以銷售公司對我們的唯一責任只是提供訓練與產品資料,沒有基本工資,每月能賺多少錢完全要看我們賣出多少部電話,多勞多得,沒成績的便白幹一場,連車費也虧掉。如果某個銷售員那個月賣的電話不夠,就算不被公司淘汰,自己也會因為徒勞無功而自動辭職另謀發展。直銷商場就是一個血肉橫飛的戰場,銷售員打的不是槍械和子彈,而是金錢與尊嚴。

我當電話銷售員的頭幾天,業績每天都是零,雖然面對客戶時已經習慣了臉皮厚,但是到第二天回到辦公室,大夥兒在公佈昨天彪炳的業績時,每次叫名都沒有自己的份,那是令人非常焦急難受的感覺,只想躲在一角希望沒有人注意到我又吃零雞蛋了。失敗乃成功之母,我的銷售員生涯這樣過了頭幾天,我們老闆馬法力某日專門找我到辦公室樓下的咖啡座聊天,了解我在銷售時遇到的困難,我如實告之,馬法力非但沒有向我施壓,還給予了我很多鼓勵及指導,然後馬上致電給他在雪尼的一位業務夥伴Leo里奧,讓他在電話中教我遇到銷售障礙時的應對方式。里奧也是華人,在雪尼擁有自己的公司,推銷我們一樣的手提電話,做得非常成功,年輕有為。我按照里奧教我的方法進行銷售,果然在當天首次做出了成績,在那週六下午我一共賣了六部手提電話。如此一但衝過零的突破,我對推銷的感覺便來了,愈做愈好,剛巧幾天後里奧來我們公司演說,馬法力在他面前稱讚我一番,而在里奧的演說當中,有一句話是我記到今天的,他說:「可能別人會覺得我們的工作下賤悲微,但是今天我們願意做他人都不願幹的工作,明天我們亦會獲得他們永遠無法獲得的獎賞。」我緊記馬法力、里奧、和偉齊教過我的推銷系統及技術,配合我每天逐家逐戶拍門銷售時累積得來的實戰經驗,我不單止要在這個項目賺到金錢,我還要他們在公佈業績時每天都聽到我的名字。在我血液中的潛能銷售員被喚醒了,我的銷售業績一天比一天強,加入了這家公司後兩周,我成為全公司業績第一的手提電話銷售員,又過了兩周,就是在我加入的一個月後,我成為這系列電話在澳洲全國第一的冠軍銷售員。我爭贏,因為我好勝。

我在這家公司打拼了大概兩個月,由最初對敲門直銷全無概念到一個月後成為全國冠軍推銷員,他們所教過我的銷售理念一生受用。後來,我隸屬的銷售公司與電話生產商的合約到期,公司改變客戶對象,為一家電力供應商服務。我看我已經獲得當初要學的銷售知識,可以把這些理念投入我的訓犬業務,沒有必要跟着銷售公司轉營,便辭去了推銷工作,把時間集中回到發展我的訓犬事業。亦因為我在從事推銷員工作的兩個月內受過像軍訓一樣的系統式銷售訓練,而且每天逐家逐戶拍門推銷已把所學的理念以實戰方式成功地運用出來,我便把當中適用的銷售方法套進我的訓犬業務當中,功效果然卓絕非凡,令我的訓犬生意在短期內以倍數提升,讓我可以儲好一筆錢準備我的闖歐旅程。

差不多在那段時間,我一位住在昆士蘭省的好友Evan艾勳創立了一本以工作犬為主題的雜誌,因為早前我曾為澳洲護衛犬聯盟AUS的會刊撰寫過幾篇文章,艾勳喜歡我的寫作風格和看中了我的大學背景,所以希望邀請我當他新辦雜誌的採訪記者與執筆人。雖然這是沒有工資還要倒貼費用的義務工作,但艾勳是我的好友,而且我在2005年定立的其中一個目標正是要擴闊我在國際犬壇的網絡,為以後闖蕩歐洲鋪路,能當上一本工作犬雜誌的記者剛巧就可以讓我領正牌去接觸世界各國的犬學名家,我一口便答應了艾勳。當我在考慮第一期工作犬雜誌應該採訪那位犬壇大師時,電視新聞正好在報導一位英國的奇人,此人喜歡與狼為伍,並在英國建設了一個特別以狼為主題的動物園,每天與幾頭狼共同生活在一個巨大的獸籠之中,衣衫襤褸茹毛飲血,晚上的娛樂是跟着狼一起對月嚎鳴,以“狼人”為綽號,我心想這個人也真夠瘋狂,我與他肯定會聊得投契,因為大家都是玩物喪志的瘋子,他正是後來美國國家地理雜誌記錄片《與狼共存》的主角,著名狼學家Shaun Ellis索尼.艾力斯。我馬上把想法副予實行,以各種途徑終於找到了索尼的聯絡方式,並表明來意。索尼的聯絡人表示索尼對我的工作犬雜誌專訪非常有興趣,但因為他每天幾乎所有時間都活在獸園當中與狼為伍,所以必須預約時間特別安排他暫時離開狼群,以長途電話進行訪問。我們立即約好時間,能向這位奇人作出個人專訪請教令我興奮不已,我仔細認真地設計好採訪問題,對我們約定的長途電話急不及待。

專訪分為兩次進行,一共六個小時的長途通話,事前我已獲得索尼同意,把所有通話以錄音記下,以便隨後透過文字在雜誌上刊登。索尼向我娓娓道出他多年來親身與狼群在野外與人工環境下接觸的過程、體驗、及他跟狼群生活學習到的寶貴知識。這些全是狼學研究的精華,深入透徹地展示狼群的生活方式、族群體系、與行為心理,對我在日後訓犬的理念有極大啟發。我將索尼向我無私的分享一一記錄下來,並刊登在艾勳的工作犬雜誌中。這篇獨家專訪吸引了很多讀者的關注,亦因為它的成功,讓我在接着的半年非常容易地聯絡到世界各國的犬學名家,有效地擴闊了我在國際犬壇的人脈網絡。而索尼教我的這些珍貴資料,在我2016年出版的第一本書《護衛犬訓練手冊》亦於卷一的族群架構中詳細敘述。

我在2005年初定立的四個目標中,到年中已經達成了三個。最後一步就是要在同年的犬賽拿到比之前更優秀的成績。2005年的九月是澳洲護衛犬全國賽的時段,我在克理斯和占美的指導下,過去的大半年一直把魔鬼魚的訓練提升,準備應戰一年一度的全國賽。這年的大賽在雪尼舉行,審查員是來自美國的裁判。澳洲當時有好幾頭從歐洲進口的IPO3名氣種公,亦被新主人帶領出戰這場全國賽,其中還包括一頭曾於2003年FCI世界賽中奪季的馬令華,都是我的同場對手。經過一番激烈的競爭,我帶領着魔鬼魚以90,90,91分拿到全國賽亞軍,冠軍和季軍犬隻均是歐洲進口的IPO3狗,而之前提過的FCI世界賽季軍犬在這場賽事中剛好排在我們後面,依然是第三。

我拿着當時的賽績、生物系大學畢業生學位、及工作犬雜誌採訪記者的身份,又開始主動接觸歐洲各個名氣訓犬師與犬舍,通過益田晴夫君的推薦,這次終於讓我聯絡上比利時著名繁殖人Johan Weckhuyzen約翰.域驍遜。約翰是世界冠軍犬的繁殖人,是在國際極具威望的Duvetorre魔鬼塔犬舍的始創人,亦是FMBB世界比利時牧羊犬聯盟的主席。我通過電郵與電話向約翰自我介紹和表明來意,表示我希望到歐洲發展犬學業務,知道他在這方面極為成功及專業,看看在貴犬舍有否需要聘請訓犬師或管理員,我非常樂意為他工作效勞。約翰有禮貌地告之我他的犬舍暫時已經有足夠的員工,但如果我是真正有誠意的,可以到比利時拜訪他商議詳談,看看到時有什麼安排。也不知道我是天生臉皮厚不解人意,還是做了兩個月推銷員,習慣性地把別人婉轉的拒絕都聽為熱誠的歡迎,只要感覺到有一絲最渺茫的希望我都認定自己在行大運一樣,就像海洋中的一條大白鯊在極度飢餓時嗅到一滴血的反應,總之就死纏爛打咬着不放。於是,我告訴本來對我往歐洲發展大計抱着懷疑態度的父母,說比利時那邊已有一著名犬舍讓我過去應徵,用盡辦法說服他們。我爸媽同意了後,說我在澳洲已經有好幾年沒有回過香港,趁着這次準備放下澳洲的生活到歐洲發展,應該在出發之前回一趟香港看看這幾年的變化。

我把澳洲的業務處理好,並安排我的賽犬魔鬼魚在11、12月左右直接從澳洲乘飛機到比利時跟我一起繼續並肩作戰。2005年的10月,在克理斯、占美、和一眾師兄弟姊妹的送別下,我離開居住了11年的墨爾本,第一站先回香港。我媽說既然益田晴夫君對我這般提攜,而且亦是一位名師,日本離香港不過是3個小時飛機,我去歐洲之前應該到京都拜訪他一下。我便啟程到日本探望晴夫君,跟隨他一起訓練大約一周的時間。當時,日本在護衛犬壇是亞洲的先驅,在那個年代已經出過不少角逐世界賽的訓犬師,除了晴夫君奪得過FCI與WUSV的世界冠軍外,還有幾位在國際大賽中進過前十位的日本訓犬名師。日本的職業犬舍以師徒制運作,例如晴夫君是其犬舍的老闆,同時又肩負師父一職,他的員工亦是他的徒弟。犬舍的業務包括訓練、寄養、繁殖、美容、和犬糧與犬具銷售,客戶以家庭寵物犬為主,工作競技犬為副。晴夫君每天都會訓練他當時正在競賽的德國牧羊犬,而每週都有兩次護衛犬俱樂部的訓練聚會,與他的好友兼犬賽前輩Ikuo Yamaguchi山口郁夫共同訓練。日本人的文化講求紀律、主動性、與階級觀念,我在一旁觀看他們的訓練,只見他們的團隊之間非常有默契,很少需要用語言溝通。在服從訓練時,先由晴夫君和郁夫君開始,兩位師父的大徒弟從旁協助。師父訓練完便反過來指導大徒弟訓練,接着便是繼續往下一層一層按照輩份練習。當最後一個徒弟訓練完服從時,馬上就有六個其他的師兄弟跑到訓練場上,將六個帳篷放在適當的位置,同時靶手已經在另一端準備就緒,每位成員的效率與合作精神都是一流的。晴夫君在香港認識一位同是當職業訓犬師的朋友,並鼓勵我們聯絡,我跟這位友人一見如故非常投契,透過他的安排,我獲得邀請首次在香港和中國廣東執教犬學課程,開始了我接下來每年都會應邀到中國授課及推廣護衛犬賽的教學生涯。

在日本的時候,我再度跟約翰聯絡,確定我已經訂好了去比利時的機票,將會在11月20日晚上抵達比利時首都Brussel布魯塞爾。約翰告訴我下了飛機後可以乘火車到他犬舍附近的大城市Oostende奧斯坦德,然後致電給他,他會開車來接我。我收拾好行裝,把當時自己在澳洲儲蓄的整副身家全部都兌換作歐元,由於運輸魔鬼魚往比利時的費用已花了一、二千歐元,餘下的就只剩4000歐元。歐洲的生活水準是全球之冠,所以我必須緊慎用錢,因為去到比利時以後還不知道有多長時間會沒有收入。我從香港出發,先在11月20日晚上到達荷蘭的首都Amsterdam阿姆斯特丹。雖然在此之前我也去過德國、法國、和義大利旅遊,但都是與我旅遊經歷十分豐富的母親同行,今次我獨闖歐洲,必須格外留神。阿姆斯特丹的機場非常繁忙,加上美國在2001年經過911恐襲以後,大部份國際機場的保安程式都極為緊張嚴密。本來,我的行程機票已安排好我在到達阿姆斯特丹後兩小時便繼續接駁另一航機飛往布魯塞爾,就是因為阿姆斯特丹機場的保安及入境系統繁複,機場中處處人頭擠擁水洩不通,等到我排完隊辦好入境手續再通過安檢來到航班的閘口時,地勤人員告訴我駛往停機坪的最後一班車已剛開走了。我問他們下一班機是幾時,他們說在明天。這令我焦急非常,因為我已經告訴過約翰我會在當晚到達比利時,然後直接坐火車到奧斯坦德再跟他聯絡的,這是見工面試呵,如果一開始便遲到,讓人家立即就對我產生負面的印象。我馬上向這些地勤人員施壓,說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必須在當晚到達比利時。他們說當晚已經沒有飛機幫不到忙,我說沒有飛機他們便必須幫我買火車票,而且是因為機場的問題令我擔誤了時間才會錯過原來班機,火車票必須由航空公司付擔。那些職員看到我把事情講得那麼嚴重,只有按照我的意願替我買好火車票讓我當晚能坐火車前往布魯塞爾。

經過兩、三個小時的火車路途,我到達了比利時的首都火車站,那時剛剛過了午夜12點。我看看前往奧斯坦德火車的時間表,不妙!當晚最後一班列車已經開出,下一班車在明早6時才出發,那時我又聯絡不到約翰,火車站又準備關門,怎麼辦?我先把幾箱大件的行李寄存到火車站的儲物櫃中,然後離開火車站在四周看看有否廉價的酒店或旅館可以睡到清早再搭火車,因為自己身上帶着當時的全副身家性命財產4000歐元,感覺如果要在這個冷清清人生路不熟的城市溜達一個晚上有點危險,必須找個地方安全地等火車。看了幾家酒店和旅館,最便宜的都要50歐元一晚,對於當時的我來說已經是很大的支出,又看了幾家,其中一所小酒店雖然也是50歐元一晚,但在酒店大堂中可以2歐元上網一小時。我想這個好,既平宜又安全又可以上上網歇歇息,就在這裡邊上網邊休息邊等火車吧。我便坐在電腦前面,發電郵給我在澳洲的朋友,告訴他們我初抵歐洲的苦況。由於舟車勞動了一整天,人已經很累,寫着寫着便不知不覺地入睡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酒店大堂的接待員輕輕的把我叫醒,他見我這麼累,又只是等幾個小時的火車,就對我說到上面房間去睡吧,付20歐元便可。我感謝過他,上到房間調好鬧鐘倒頭便睡,睡至清晨便回到火車站趕搭首班列車前往奧斯坦德。

火車在大清早到達Oostende火車站,奧斯坦德是一個沿岸的海港城市,民風悠閑風境怡人。我看看時間有點過早,不太好在這時打電話給約翰恐防把他從睡夢中吵醒,所以便將行李先放到車站的儲物櫃內,準備等一、兩個小時再致電給他。深秋的比利時在此際仍未日出,空氣中的寒意正濃,每呼一口氣都形成眼前的一股薄霧。我翻起衣領縮着肩膊一個人步出火車站,隨意抬頭往前一看,只見一座壯麗的雙塔大教堂屹立在我面前。此情此境,畢生難忘,我心想:我終於來到比利時,踏足這個世界聞名的訓犬王國。我必須好好地把握這個機會,在世界工作犬壇闖出一番事業。我在奧斯坦德漫遊了大約兩個小時,見時間差不多便到電話亭致電約翰,打了好幾次才找到。原來約翰早已到布魯塞爾開會去,但他交帶好父親到火車站接我。我再耐心等待了一段時間,約翰的父親Albert艾拔開着車來,把我接到犬舍去。

到達犬舍後,艾拔介紹我認識約翰的太太Karin嘉蓮。一直等到中午,約翰開完會回來,我們終於可以第一次見面。約翰有禮貌地接待着我,先請我到犬舍後面他的家中一起吃午餐,一邊進餐一邊閒談。飯後,他帶我參觀他的犬舍。Duvetorre魔鬼塔犬舍是世界著名的工作犬繁殖場,在當時已經出過護衛犬賽的世界冠軍。約翰犬舍的業務包括訓練及銷售工作犬,客戶包括世界各國的軍警部門、保安公司、與工作犬賽的競技選手,除了自家繁殖的犬隻之外,約翰在斯洛伐克亦建立了繁殖與訓練基地,規模非常龐大,在比利時是最大和最專業的工作犬舍之一。

參觀過後,我們坐進約翰的辦公室去。我最記得我們一坐下來,約翰就對我說:「So, tell me the good news.」意思是:來,告訴我有什麼好消息。我知道這是我正式的見工面試,我必須小心回答,因為說錯話可能很快便可以執包服回家。我把我的學歷、訓犬經驗、工作犬雜誌的採訪報道、及來比利時之目的一一告訴約翰,希望能夠為他工作,邊打工邊學習。約翰細心聆聽,然後想了一下,就開始回答。他說:在比利時經營一盤生意,不像澳洲和亞洲簡單,因為歐洲的稅制很高,請一個員工,牽涉的文件、稅務、和社會福利,都要通過非常繁複的程序。而且,他犬舍已經有足夠的人手,並不需要請人…… 我聽到這裡,心知道他正想婉轉地拒絕我,可是我既然已經破釜沉舟地來到了這一步,再也沒有走回頭路的可能,只有背水一戰。我馬上斬釘截鐵的打斷他的話,我說:請先不要再說下去,請你聽我說,我既然就憑你在電話中跟我說過的一句話「如果你是真正有誠意的,可以到比利時拜訪我商議詳談,看看到時有什麼安排」,我就放棄掉澳洲的生活,橫跨半個地球跑來比利時,我的狗也準備好運過來跟我繼續比賽,我可不是鬧着玩,我是絕不可能回去的。我們不用多說,請你讓我留下為你工作,我不需要工資,你只需要給我睡覺的地方和借我一輛車,把我推薦進比利時最優秀的訓犬俱樂部去,我便心滿意足了。約翰聽了有點難以置信:「你是說真的?」我說:「千真萬確!」他回答:「既然這樣,我跟內子商量一下。」接下來的大半年,我真的如願得償,除了能夠為約翰工作以外,他把我照顧得非常好,專門租了一個獨立的渡假屋給我住,專門買了一架車給我到處開,送了我一頭他繁殖的小母犬Eclipse van de Duvetorre魔鬼塔日蝕,還把我推薦進當年比利時最頂尖的護衛犬俱樂部O.C. Vlaendren,我就是在那裡認識並跟隨我的恩師Julien Steenbeke祖利安.善比奇先生學習更高層次的Schutzhund/IPO護衛犬訓犬技藝。我亦是通過約翰的介紹認識了現時的訓練拍檔與好友Christoph Joris克里斯托夫.柔力士先生。

認識了約翰這麼多年後,我們已經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我亦早已獨立,成功地發展了自己的犬學業務。每次有其他朋友在時,我們都會津津樂道又談起當年往事,約翰總會打趣地說:「你當初兩手拿滿了行李像走難一樣跑來我家,我那時也不知道是好氣還是好笑,因為像你這樣說要跑來為我白打工的小夥子多的是呢。我在電話中只是禮貌地敷衍着,也沒有當一回事,早已忘記了。沒想到你竟然那麼認真,真的買張機票跨越半個地球跑到我家門口來。我從來沒遇過你這樣的人,你也真夠瘋狂的。」我總會笑着回答:「對着我這種瘋子,你可不能糊亂敷衍答應了事,因為我這種人異常認真,而且記性特別好,隨時都會翻你舊賬找你說過的話拿出來兌現,總叫你煩過不停。」就是這樣,比利時從此就成為了我的家。

自1999年我接觸訓犬後,從幼犬一手訓練至考獲工作犬名銜的犬隻有七頭,分別來自三個工作犬種:

  1. Schwarchund Marko 黑夜魔鬼魚 IPO3,馬令華,生於2002年6月26日(澳洲),2 x 世界賽 FMBB, FCI,多場會賽冠軍
  2. Eclipse van de Duvetorre 魔鬼塔日蝕 IPO3,馬令華,生於2005年10月21日(比利時),6 x 世界賽 FMBB, FCI,2 x 比利時冠軍,多場會賽冠軍
  3. Genghis van de Duvetorre 魔鬼塔成吉思汗 MondioRing1,馬令華,生於2007年6月2日(比利時)
  4. Raiser’s Bronco 先鋒野馬 IPO1,德國牧羊犬,生於2010年3月4日(德國),會賽冠軍
  5. Karel du Triangle Magique 魔三角蛟龍 IPO1,德國牧羊犬,生於2011年2月10日(比利時)
  6. Jack vom Heltorfer Forst II 古堡林千斤頂 IPO3,洛威拿,生於2011年4月29日(德國),1 x 世界賽 IFR,多場會賽冠軍
  7. Badboy vom Checkpoint Charlie 檢察哨金剛 IPO1,洛威拿,生於2013年12月28日(德國)

我訓練過的每個犬種,每頭賽犬,都有其特質與個性,從牠們每一頭身上我都學習到很多新鮮的訓練技術及系統,獲得了不同的領悟和啟發。在這些訓練歷程當中,給予了我最多指導及協助的兩位前輩就是祖利安和克里斯托夫。

祖利安在1963年生於比利時,從小便喜愛與犬接觸,青少年期間開始接觸訓養工作犬,在70年代加入了護衛犬訓練俱樂部O.C. Vlaendren,從此展開了他精彩傑出的工作犬訓練生涯。在40多年的訓犬歷程當中,祖利安親手訓練並考獲過工作名銜的犬種包括德國牧羊犬、馬令華、勒京華、都柏文、法蘭德斯牧牛犬、和伯瑞犬,一共十多頭。其中最著名的是Turcodos van de Duvetorre IPO3魔鬼塔突厥玉,由祖利安帶領在2000年的FMBB世界賽中奪得最高護衛名銜。祖利安的門生眾多,曾角逐世界賽的徒弟,包括我在內,不下十個,其中更有兩位是世界冠軍,一位是世界冠軍記錄保持者(六次世界冠軍),所以祖利安在比利時享有護衛犬賽教父之稱。

克里斯托夫在1970年於比利時出生,由於父親對訓犬的興趣,令他從小便接觸訓養工作犬,他的主要訓練背景是Belgian Ring比利時保鏢犬賽,但涉足的訓犬範圍極廣,包括Schutzhund/IPO護衛犬賽、KNPV荷蘭皇家警犬賽、Mondio Ring國際保鏢犬賽、軍警犬訓練、以至寵物犬訓練。除了自身活躍於犬賽以外,由他一手栽培的指導手更有多位奪得過比利時全國冠軍和Mondio Ring國際保鏢犬賽的世界冠軍。除此之外,克里斯托夫更是歐洲著名的馬令華血統冷面犬舍的創立人,由他繁殖的賽犬曾多次在不同的大賽中奪冠,對比利時牧羊犬的發展有着重大的貢獻與影響力。

從我由剛開始學習訓犬至今已將近二十年,除了上述七頭考獲過工作名銜的犬隻外,我亦訓練過不少其他狗,當中包括了我自己繁殖的七窩幼犬(五窩馬令華、一窩德國牧羊犬、一窩洛威拿)、多頭從小訓練的幼犬、學生的競技犬、與客戶的寵物犬。從訓練這些犬隻當中我累積了各種不同的經驗,形成我現時所用的訓犬理念與系統。本書是《護衛犬訓練手冊》的延續篇(2016年於北京出版,書號ISBN 978-7-5192-1874-4,簡稱手冊1),手冊1從Schutzhund/IPO護衛犬賽的歷史講起,一直到工作性能、族群架構、犬隻語言的基本了解、幼犬挑選、訓練階段與調較元素、和護衛犬賽的追蹤、服從、與護衛環節的發展階段、學習階段、及強化階段,由淺入深地圖解說明從幼犬訓練到IPO3的必經過程。而《護衛犬訓練手冊2》是講解如何透過有效的使用遙控頸環系統,將已經打好在手冊1內描述過的訓練基礎之工作犬穩定化、完美化、一步一步達到競賽水準和實戰狀態,並配合其他更先進細致的系統進一步深層性地鞏固犬隻行為。除此以外,手冊2亦詳細講解指導手如何以不同的情緒帶動犬隻進入各種所需狀態、競技犬的體能鍛煉、靶手教育、及對工作犬選種養訓的思想與哲學,圓滿地總結整套護衛犬賽的訓練體系。

《護衛犬訓練手冊2》是全球第一本以介紹電頸環訓犬系統為主題的中文教科書,透過本書,我希望廣大的養犬人能夠對電子犬具獲得正確的認識和使用概念。關於以實戰功效與賽制千變萬化而聞名工作犬壇的Belgian Ring比利時保鏢犬賽之選犬理念及訓練系統,我將會在我的下一本著作《保鏢犬訓練手冊》內詳細講解。

祝你能從訓養工作犬當中獲得無限樂趣。

Felix Ho 何斐然

2018年8月,比利時